Small Wander. Chinese Small Wander: Essay.

何苦比賽

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五日,清晨四點半,窗外下著細雨,孩子們還在睡覺,公雞還未啼。作者不是為了馬幣危機,股市風暴睡不著,而是為了榕光集團作文比賽而早早起身,動動腦筋。去年舉辨的第一屆作文比賽,主辨當局與參賽者都獲益不淺,今年再給我們一個機會,再過兩個星期就截止,作者不想痛失良機所以半夜起身,想寫一篇可以見人的文章,以便比賽。一個小時後,這張『標準學生稿紙』還是空白一片,連題目都沒填上。聖誕樹的閃光燈在閃個不停,第五台也聽個夠,腦汁也絞盡,就是想不出要寫什麼來比賽。作者可以肯定的說,所有榕光員工之中,今早只有我一人為了作文比賽而睡不著。天下著細雨,正是酣睡的好時刻,為何不去睡覺做個美夢,而在這裡發呆呢?何苦呢?何....啊靈感來了,『何苦比賽』,這就是本文的標題。

作者華文寫作的能力,二十多年前,九號大考之後馬上交回老師,以報他教誨之恩。由於多年沒有練習,九成普通的華文字都成了生字。現在寫一句,要找上三本大字典:文化圖書公司印行的『辭彙』,牛津『高階英漢雙解詞典』及時代『漢英雙解詞典』。可憐像我這樣的華僑雖有驕傲的五千年文化歷史,如果不認真學習與保存將等於零。

作者寫華文困難之二:子曰『君子四十而立』,人生四十才開始,可是孔子時代沒有眼科專家,不會配眼鏡。現代的人書看得多,小小年紀已經近視戴上眼鏡,少看書有如作者者,四十開外,也得患上老花眼,唉呀!這些字典,字體很小,看上去密密麻麻有如小螞蟻,根本分不清是馮京還是馬涼,只得拿一個放大鏡,在昏暗的燈光下慢慢找字囉。困難之三:以前的華文字,很多筆劃,很難寫,現在的華文字簡化了,少了,比較容易寫,不過有些字太過簡化,看上去及寫出來都覺得怪怪的,有如『我們見面時去吃面,下午去跳午』!困難之四:住在砂拉越的人民,很多都受英文教育,作者對英文也比較喜好,書寫起來不費吹灰之力,講也英語,想也英語,大概夢中的語言也是英語吧!可是英漢的文法大有不同,如以英文文法寫華文會有前後倒轉以尾做頭的感覺。如今的工商界,國際貿易與新聞資訊多以英文為主。而一些翻譯員,不管三七二十一直翻一番,真有點對我們五千年的文化有辱。現今的世界人口,華人居多,除非被印度人趕上,不然穩坐第一。如今大陸大開放,在世界貿易領域上將扮演重要的角色,華文的地位也會相應提高,到時可能很多資訊將由中譯英,英文的文法有可能要拜倒華文的石榴裙下了。

以上所提困難重重,既然如此辛苦寫這一點點,唉,那又何苦自討苦吃呢?常言道『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』及『有志者,事竟成』。多謝家父有先見之明,把小弟送入華文小學,受了六年的華文教育,什麼孔子儒家思想都深深的印在心坎裡。

我們是華僑,不該忘本,應該保留優秀傳統文化。如今榕光集團舉辦作文比賽,即使困難重重,小弟亦要試一試,湊湊熱鬧,說不定得一個小獎金,那我花了一百二十元買的三本字典豈不是可以免費擁有嗎?即使得不到什麼獎金,字典可比無價之寶,買時花了幾十元嫌貴了一點,但是一生受用,能把生字化成熟字,又能了解許多文字的美妙與造句文法。如把價錢除於幾十年受用期,一年才花一元左右,真是太值得了。

與作者同病相憐華文難於下筆者,有如一把生蛌瘧_刀,寶刀其實未老,只是生蛈茪w,千萬不可把它給扔了。要振作起來,只須抹抹油,磨磨刀,此寶刀還是很管用的。如今集團舉辦作文比賽,正是『磨刀厲馬』的好機會,可以享受華文的美麗、重溫舊夢。其實語文只是寫文章的一部份,表達的部份,與其一樣重要的還有文章的內容。文章乃作者發表對某件事情的看法與理論,是一種表達思想感情的方法,可說是一口無聲的嘴。但別小看這口小嘴,古今多少偉論都是由文章發表出來公佈於世。英文有句成語:『筆比刀劍更鋒利』。可見寫文章學問真大,如不小心傷了別人,后果不堪涉想。

榕光集團創辦人許如玉博士所發揮的『勤勞精神』根深蒂固的銘記在所有向上的員工,而一些特種部隊把它進化成『額外勤勞努力,凡事多走一哩』的高峰境界。成就也就自然的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了。集團所舉辦的作文比賽,給了我們一個良好的額外努力的良機,給我們一個思考,發揮的機會。又可增進文法,何謂苦也。作者當了多年的華文『書盲』,籍這個機會挑起再學華文之心,希望能夠用華文書寫自如。依照辭彙解釋『文盲』乃不識字的人。依我分析,華文文盲的人倒可分以下幾種:『全盲』者,聽、講、讀、寫都不行,『讀盲』者,聽講可以,讀寫則不行,而『書盲』者有如作者,聽講讀都可以,只是寫字不行。只差這麼一點點,多下一點額外功夫不就行了嗎?

人類有好多行為極像動物,好鬥就是其一。比賽乃爭一長短的運動,誰有真本領一試就知。友善的比賽是好的,可以促進友誼,贏家不驕傲,輸者須更加努力,下次再來過,如此鬥法無形中把程度與標準給提高了。再過幾年,集團之中將出現許多思考專家,作文高手,對未來榕光的發展與領袖的發掘將很有幫助。

最後,寫文章其實樂趣無窮,寫出一篇好文章,得個獎品,貼在佈告欄上,真有一點飄飄然感覺。如能真正的寫出一篇自己滿意的文章,即使沒有中獎,不時自家拿來讀一遍,唸在口裡,甜在心裡,好快活。

作者才疏學淺,花了三天兩夜,勉強寫一篇不成文的文章,拿去比賽,希望明年作文比賽時,將不再是個華文書盲。可敬的榕光領導層,來年可別忘了舉辦作文比賽哦!

-- Ir Michael E S Hii, December 1997 Kuching.

Chinese Essay

[ Small Wander - Chinese ]